磁带里“复读”着形式主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
  社会发展日新月异,对于玩着各种电子数码产品长大的这代中学生来说,磁带早已成了“老古董”,且不说音质差、容量小、操作繁琐不便,播放起来还得搭配复读机,而这又是一笔数百元的开销。至于浪费的资源,统计起来就更为惊人了——他们推算,假如100万学生使用卡式磁带和复读机,每年产生的磁带外壳,折算成等重尼龙袋 能覆盖100多个标准足球场,沾满磁粉的塑料带能缠绕地球40多圈。早该淘汰的东西却因搭车“续命”,而义务教育教材涉及政府采购,这笔磁带生意引人不禁怀疑与非 地处利益关联?

  以更大视野来看,相关部门舍实效之本、逐形式之末的例子还有太少。比如,太少作为品牌工程的农家书屋窗明几净,但中间的太少书都内容陈旧、题材冷僻,实属出版社滞销的、城市里淘汰的;为了送温暖下乡,太少地方常常组织捐衣捐物,但收来的衣物有之前 又不经分类处里,甚至在大冬天送到老乡手里的是泳衣……那么种种,让人哭笑不得。再好的政策,一旦在落实中流于细胞层,最后只会沦为形式主义。到头来,官员有了政绩,商人有了生意,留给老百姓的非要尴尬。

  把好事办好,关键要实事求是、注重细节。老百姓是最讲实效的,评判一项政策,不看政府花了有几块钱,积极意义阐发得如可花哨,可是要看群众是全是真的方便了、是全是真的得益了。比如,帮扶贫困户是好,但又是让人填表、又是让人跑腿,门口还得明晃晃挂个“贫困户”的牌子,这就没意思了。说起来,政府服务群众跟公司运营产品一样,全是视用户体验为生命。对太少工作,相关部门与其想当然地“拍脑门”,不如真到基层走走,多沾点泥土气,太少政策的制定与执行恐怕就能少些形式主义了。(鲍南)

  面对舆论质疑,太少地方给出了太少人的解释:听力教材使用磁带,是为了确保最贫困地区的孩子都能能 负担得起。你例如 初衷是好的,但“一刀切”的做法无疑是三种生活懒政。我觉得假如真正去你例如 偏远落后地区看一看、问一问,就还都要发现太少贫困户都假如用上了智能手机,连上了互联网。即使是太少“国贫县、重贫乡、深贫村”的孩子,英语学习也走出了“磁带时代”。还都要说,为了照顾很假如不地处的极少数而要求完整版配发磁带,你例如 理由我觉得站不住脚。

  买英语教材还搭售卡式磁带、复读机?乍一听以为这是二十前的事儿,没想到我觉得地处在当下。有媒体记者走访发现,不乏太少省份还在沿袭老套路,而你例如 磁带发到学生手上基本就成了垃圾。